您现在的位置:三门峡市育才中学>> 党团工会 团员风采>>正文内容

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-团员大学习(5)

恰同学少年:毛泽东和他的同学们

 

 

1913年春至1918年夏(1913年春—1914年春在第四师范,1914年第四师范合并到第一师范),毛泽东在湖南第一师范学习,前后共做了五年半的师范生。与毛泽东差不多同时,一批追求进步的热血青年也纷纷考入第一师范,其中有蔡和森、何叔衡、罗学瓒、张昆弟、周世钊、萧三等。他们纷纷聚集在堪称培养新青年摇篮的湖南第一师范,求知、立志、爱国。在他们的吸引下,被称为周南女校“周南三杰”的向警予、陶斯咏、蔡畅,周南女校初中部的杨开慧等也纷纷加入到他们的行列。

 

勤学好问,以文会友

 

毛泽东经常于假日和蔡和森、陈昌、张昆弟、罗学瓒等五六位好友,到“板仓杨寓”学习讨论各种问题,或谈治学、做人之道,或纵论天下大事,探求救国教民的真理,常常一攀谈就是几个小时。他们约定“三不谈”:不谈金钱,不谈男女之间的问题,不谈家庭琐事。而应关心“大事”,即“人的人性,人类社会,中国,世界,宇宙!”

 

1915年,时年22岁的毛泽东常感伤自幼失学:少年学问寡成。壮岁事功难立,单靠学堂一天上几节课是不行的,必须多结胜友,以求学业广博。7月,他写信告诉萧子升:“弟近年来有所寸进,于书本得者少,于质疑问难得者多。苟舍谈论而专求之书,其陋莫甚。”带着求友心切的心情,毛泽东在9月中旬以署名“二十八画生”发出《征友启事》:意欲结交对学问、时事感兴趣,又具有强烈爱国心的青年为友,“嘤其鸣矣,求其友声”。应者有李立三等五六人。之后,他们也来往密切,每逢周末,就常漫步市郊各胜处,谈论包括治学方针与方法、国内外政治、经济以至宇宙人生等。

 

 

 

既读有字之书,又读无字之书

 

读“无字之书”,就是指接触社会实际,参加社会实践,学习社会知识。第一师范学校的校章规定,“除照部定教育宗旨外,特采最新民本主义”,即“道德实践 “”身体活动”“社会生活”,强调人格和学识的全面培养。1914年,毛泽东在课堂笔记《讲堂录》中说:“闭门求学,其学无用,欲从天下国家万事万物而学之,则汗漫九垓,遍游四宇,尚已。”1917年夏,毛泽东利用暑假空余时间,邀约同学以“游学”的方式进行社会实践。

 

他们身无分文,先后游历了长沙、宁乡、安化、益阳、沅江等5县的一些乡镇,通过给学校、店铺、庙宇和居民写对联、作诗文或提供其他服务来解决食宿和路费,行程900多里,历时一个多月。在游学中,他们广泛接触了农民、船工、财主、县长、老翰林、劝学所所长等各种人。1918年春天,毛泽东又和蔡和森沿洞庭湖到湘阴、岳阳、平江、浏阳等县农村进行了半个多月的实地考察。通过游学,毛泽东和他的同学们了解了农村社会,接触了农村各阶层群众,锻炼了自己的社会活动能力,为他们日后养成注重调查研究之风,关注农民农村问题打下良好的基础。

 

第一师范非常重视学生的课外活动。在“文明其精神,野蛮其体魄”的思想指导下,毛泽东和他的同学们非常热爱体育锻炼,如日光浴、风浴、雨浴、冷水浴、游泳、登山、露宿、长途跋涉以及体操和拳术等。毛泽东对游泳情有独钟,他和罗学瓒等同学常到湘江挥臂击水,“自信人生二百年,会当水击三千里”。1916年前后,毛泽东的同学贺果还参加了在上海举行的远东运动会全国预备会,当时湖南选派了7名代表,其中一师就有3名。体育锻炼不但强健了体魄,更激发了同学们的自信和意志。

 

1917年10月校友会改选,毛泽东担任了校学友会总务兼教育研究部部长,周世钊为文学部部长。在毛泽东的领导下,学友会开展了如成绩展览会、讲演会、论辩会、运动会等许多课余活动。这年下半年,学友会成功地举办工人夜校。同学们亲自起草招生广告,主持开学仪式,兼任教员,与工人建立了深厚感情。

 

1917年11月护法战争期间,北洋军队从南向北溃退。长沙是溃军必经之地,学友会在毛泽东的领导下组织学生自愿军担负起护校的任务。18日,有一支3000多人的溃军因为不知道长沙城的虚实,在一师以南的猴子石附近徘徊。毛泽东率领学生军配合当地警察鸣枪呐喊,大放鞭炮。在这种突然袭击下,本来就张皇失措的溃军不敢抵抗,全部缴枪投降。长沙城免去了一场兵灾。

 

读书立志,心忧天下

 

毛泽东和他的同学们都有着一种“奋斗的和向上的人生观”。他们多来自农村,了解民间疾苦,充满着以天下为己任的社会责任感,朴实而充满朝气。他们以“为人之学”“为国人之学”“为世界之学”作为自己学习的目的。1915年5月7日,日本向袁世凯提出灭亡中国的“二十一条”,而袁世凯为复辟帝制,准备接受这一不平等条约。消息传出,举国哗然。毛泽东和他的同学们将一些反对卖国条约的言论编印成册,取名《明耻篇》。毛泽东读罢,以激愤的心情在封面上写下誓言:“五月七日,民国奇耻;何以报仇?在我学子!”1915年冬,在全国人民反对袁世凯复辟帝制的斗争高潮中,毛泽东和一师进步师生常去船山学社听反袁演说,并将有关不满袁世凯的文章编印成《汤康梁三先生之时局痛言》小册子,组织同学上街散发。

 

1917年冬天,毛泽东、蔡和森等开始酝酿组织一个团体,立即得到同学们的响应。1918年4月14日,这个团体正式组建为新民学会,毛泽东、蔡和森、何叔衡、张昆弟、萧三等13人参加了成立大会。学会以“革新学术、砥砺品行、改良人心风俗”为宗旨。从此,毛泽东等一批有志于国家的热血青年,聚集在新民学会,开始走上了救国救民的道路。

 

“恰同学少年,风华正茂;书生意气,挥斥方遒。指点江山,激扬文字,粪土当年万户侯。”这就是毛泽东和他的同学们学生时代的真实写照。在学生时代,他们开始形成自己的思想方法和政治见解,获得了社会活动的初步经验,结交了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。毛泽东后来对他的学生时代这样评价:“在湖南师范学校中,我的生活上发生许多事件。在这一时期,我的政治观念开始确定,并且在校中初次得到了社会行动的经验。”

 

往事并不如烟。虽然毛泽东和他的同学们的学生时代早已成为历史,但是他们那种求知、立志、爱国的人生取向仍弥久恒新,这种真谛虽时代不同仍值得回味、值得总结、值得借鉴,更值得当今青年人去认真体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