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三门峡市育才中学>> 教学科研 名师风采>>正文内容

如果能盲

三门峡市育才中学政教处主任 王竹霞

如果能够是个盲人,我想,很多事情一定会做得从心、走心。

虽然不太喜欢炒菜,但是却很喜欢擦油烟机。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总不愿接受那油腻腻、热烘烘,因此每次做饭炒菜,总会把菜在锅里的时间间隙用得淋漓尽致,锅台案板收拾整齐自不必说,油烟机也是必须在菜出锅时都擦得光亮的,以至于有一次不小心被炒菜时火热的炉盘碰到,手背上顿时起了个明晃晃的烫水泡,但是,不能接收炒菜完烟机却被油烟包裹的心,依然未变。不过,后来慢慢改成吃完饭再收拾,决不允许下次开启烟机时,上一次炒菜的油烟渍还留着。有一次,可能是吃饭时卸掉眼镜的缘故吧,近视五六百度的眼睛裸眼去擦烟机烟台,爱人看见了,很不不以为然地说,吃个饭不戴眼镜都看不清碗里的菜,那油烟能看清、能擦干净吗!我说,我是在擦烟机,不是在看油烟。烟机的尺寸大小结构部件早已在我心里,包括烟台四周前后左右,还有背面墙砖,我不需要清清楚楚地看清哪里有油烟,我只需要手随着我的心,擦遍烟机灶台及背墙的每一寸肌肤,完整而细致地过一遍,不落下任何角落,烟机便是干净的,我的心也就净了。果然,从此有意试了好多次,每一次都不戴眼镜不刻意看,每一次都手随心走细致地擦过所有的角落和缝隙,每一次都洁净如初,每一次都很心净。

想起装修房子时,贴壁纸时要把各个开关插座的地方留出来。我看到开关孔里有走线时留下的不少的水泥灰渣残留,心想,贴壁纸前为什么不先做处理呢?于是就在那里笨笨地却极认真地清理,爱人看了嗤之以鼻,歇歇去吧,有装修工人呢你干吗费些力气!我心急火燎,继续费力气清理。这时装修工人来了,看到就很关心很专业的样子说,姐,这你不用清理啊,回头开关盒一安装,啥也看不见了!我惊诧于他的如此专业和关心,一脸疑惑,说,可是它分明就在这里啊!我也明明看见了啊!而且我知道这里有垃圾没清理!我的心里也很不洁净似的不愿意,就这样,工人很不情愿地按我的意思,把每一个开关盒都做了清理。大概其他人没有这样要求过吧?我想,有些东西它存在着,我看到了就不能因为有所覆盖和遮挡而视为不见。反过来,如果心里没有看到这个物的存在,即使眼睛看到也会熟视无睹视而不见。心到,手才能到。擦油烟机便是如此,心到了,手就会到,所有的油烟便也无藏身之处了。

又想起小区门口的那个盲人按摩店老板,小区很多人都喜欢去他的店里按摩,以至于他的老母亲专门在旁边租了屋子给他做饭,有时候人多排队时,很晚了他的晚饭还没顾上吃。后来,盲人老板就传授培训了他的亲侄女,一个很用心的姑娘,手法也不错,然而,常去店里的老主顾,宁肯坐在外边等,也还是想要盲人的手艺。我曾经因为颈椎病发作找过他,第一次见面就闲聊,他还很善于劝说人,给人以正能量。去第二次他就能凭声音判断出是我,并且能清楚的记得我的一些基本信息,在哪里上班啊,工作环境啊,身体劳损的状态啊,等等等等。本是颈椎病痛,盲人老板在做完必要的颈部按摩后,在我的后背、腿等也点了穴位,点得很精准很有力道,让你觉得从头到脚都通畅了。一个盲人,正因为他没有了视觉,才会特别善于运用听觉,特别善于用心。他的心里一定有一个复杂而清晰的人体结构图,他的手一定随着心走过无数病号的病痛死穴,他一定能深深懂得每一个部位的病痛根源所在,他用自己的心游走点穴,用自己的心给人疗伤,所以才会手到病除,以至于自己亲手传授的用心精灵的亲侄女都难以匹及。

有时候我也曾想,如果他还是儿时的明眸善睐,跟我们美一个正常人一样,没有因为过年的花炮伤及双目失明成盲人,也许,他的眼看到的东西更多更杂,耳朵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聪,也甚至于他的心也不如现在这样感悟力极强。一个人,但凡是用心在做事,专注于心、宁静于心,那一定会心无旁骛、事有所成。

所以,偶尔,不妨把自己当成一个盲人,不看,不听,只用心,去做事,心静,也净。